你看我介么乖

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

【瓶邪】归途

我流内心戏极多•老张

张起灵从睡梦中醒来,茫茫白雪与无法选择的宿命所带来的冰冷依旧萦绕在身旁,正如他之前所度过的那漫长人生那样。
自三年前抛下命运的枷锁后,已经很久没做过这样的梦了,他静静地坐在床上。
雨村的八月的清晨,月光近落,朝日待起,房里只有微弱的光。
张起灵并没有发呆太久,便熟练的为身旁的人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,将空调被给他掖好,然后在他的嘴角轻轻印下一吻。在张起灵正要离开时,那人一把将他拉下,还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吻。“注意安全,早点回来。”吴邪这样含含糊糊的说着,翻了个身背对着光线又沉沉睡去。
张起灵嘴角无意识弯起。他们刚开始在一起时可谓是鸡飞狗跳,第一次叫吴邪起床,轻推一下,他眼睛霎时睁开,同时手迅速从枕头下抽出,对于没有刀感到困惑,但却迅速将剩下动作补上,一手直探咽喉,另一只手成拳向腹部击去,单脚上抬,希望对“敌人”造成打击,亦希望能将自己弹起。但张起灵是谁,迅速的将一只手按至头上,捉住另一只手身体压在另一个人身上,双腿将还欲动作的腿夹住,动作迅速,力道足以压制住对方却不会造成伤害。
“吴邪。”张起灵唤道。
“原来是小哥啊...”吴邪意识清醒过来,收住了后面的动作。
当时的张起灵心里泛起了莫名的滋味,有吾家有儿【?】初长成的欣慰,也有错过他十年辛酸的悔恨。
但这三年却实实在在是属于他们的,这才有那一个能有好梦的吴邪。
思及此,张起灵心情更好了,迅速将自己收拾完毕,准备出门巡山。
隔壁,胖子还在沉沉的打着呼噜。
小满哥看到他出来了,回他点点头,张起灵也回了一个一个轻微的点头。
西藏獚和大河马睡得正沉,鸡舍里也十分平静。
张起灵与小满哥向后山走去。
背后已亮起点点灯火。
即使张起灵身怀麒麟血,但还是要提防误伤,他倒是无所谓,可是有人会心疼,而小满哥就足够精明。
不得不说,吴老狗训了一条好狗。
而且还养了一个好孙子,张起灵摸摸在心里补充道。
以一己之力沉稳布局,揭开秘密,将自己也作为棋子于棋盘厮杀。
有感谢,但更多的是怜惜与歉意。
是作为吴邪的闷油瓶而并非是张家起灵的情感。
但那不顾一切的前进也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毁坏。
虽然是他让黑瞎子给予吴邪帮助,但没想到会到这种地步,两个疯子能给你上演什么叫做一加一大于二。
雨村不但有雨参仔,还有许多其它的草药,原生态的环境给它们提供了良好的生长环境。
张起灵多次翻阅张家珍藏的药书,总算是又找到对吴邪身体多少有点帮助的药方。
但这还不够。
他叹了叹气,小满哥疑惑的看了他一眼。
之前那漫长人生他从畏惧过死亡,认为仅仅是影响他任务的障碍,而现在,张起灵有了牵挂,他开始厌恶死亡,他见过太多别离,但他不希望胖子死于他的牵连,不希望吴邪死于那十年奔波的恶疾,不希望又只留他一个。
继续向前走着,张起灵与小满哥一同搜寻所需的那几味草药。
可能是因为今天张起灵有些走神的缘故,小满哥先在那边叫了起来。张起灵拾取那株药草。
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麒麟竭还对吴邪有一定的帮助,下次再找张海客要一些草药和资料。怕是吴邪知道了又要笑我了。张起灵在心里默默地念到。
朝日已升,草叶上的露珠格外清亮,折射出无与伦比的光彩,随后落入泥土。
他们打算打道回府了。
张起灵深吸一口气。
已经是八月中旬了,他从门里出来摆脱宿命差不多也有三年了,吴邪叫他早点回家估计是约了人一起吃饭吧。
啊...是家啊。
当初他背着包于古墓与谜题中穿梭,什么都没有,没有名字,没有去处,只有宿命与无尽风雪。
而吴邪却照入他的生活,告诉他什么是温暖,什么是色彩,牵扯住他的过去与未来。
回去之前要去村口买一些麦芽糖,吴邪怕苦;鸡舍需要清扫了,也要给三条狗好好洗个澡;家里润滑油快没了,需要购入。
回去之后要再给他一个结结实实的吻,然后对他说早安。
这样想着,迎着暖阳,张起灵走上了回家的归途。

——end
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,我恨物理化学!!!
算是迟到的贺文
@天下秋